峰矿在线,峰矿新闻网,峰矿信息网,峰矿信息港,峰矿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峰矿历史 >

滦南历史名人

时间:2018-03-16 17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310.com
滦南历史名人..周慎枢(1811—1893)柏各庄镇柏各庄村人,字樾卿,清嘉庆十六年(1811年)生于一个农民家庭。少时,家境贫寒,全靠母亲纺线织布才得以在本村从师

周慎枢(1811—1893)柏各庄镇柏各庄村人,字樾卿,清嘉庆十六年(1811年)生于一个农民家庭。少时,家境贫寒,全靠母亲纺线织布才得以在本村从师就学。13岁读完“五经”,开笔作文章。有一天,****把周慎枢叫到身边问道:“为师发现你有治世之才,日后当真做了官,你将如何为政?”慎枢回答说:“如果我真的做了官,当顺民心,行治道。”由于屡试不第,他便随经商的哥哥去了辽左(今辽宁省),在奉天(今沈阳)一个富户蔺家教书。后来,他**钱捐了典史。不久,升任辽左盖州(今辽宁省盖县)巡检,继而升任江西同知。 
  江西铜鼓,地处边远山区,民俗刁陋,所生女婴多被溺死。清光绪元年(1875年),周慎枢来到铜鼓后,就把亲自拟好的几篇劝戒溺女婴的文章发到各城乡,进行劝阻。由于恶俗沿袭日久,收效甚微。于是,他召集士绅会商,决定在铜鼓城内创办育婴堂。周慎枢带头捐款,绅民纷纷效**。他还让次子士藻去各乡募捐。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,便捐足了款项,育婴堂建成之后,周慎枢亲自**定规章**度。那些嫌弃女孩的家庭可以把孩子送进育婴堂抚养。周慎枢经常去育婴堂查视。每到年底,由育婴堂将婴儿入出、款项开支等项刊刻“征信录”遍送捐输的人们。离城远、送女婴不方便的,可由自家抚养,由育婴堂酌情补助。补助的办**是:极贫人家每年****6个月的钱米;次贫人家每年****3个月的钱米。女婴父母在抚养孩子的过程中,逐渐加深与孩子的感情,也就不忍心抛弃了。如果发现有私溺女婴的,给予惩罚,知情不举的左右邻居并罚。两年后,恶习杜绝了,周慎枢由铜鼓同知升任知府。 
  周慎枢在铜鼓连续任职16年,深得百姓**戴,当地人自发地为他修了生祠。光绪十六年(1890年)他告老还乡。光绪十九年(1893年)病故,享年82岁。生有长子周文藻,次子周士藻。 



猎聘网实时更新500强滦南人才网职位招聘,薪资增幅200%

猎聘网为中高端人才提供超过500万条滦南人才网,找高薪上猎聘!48小时急速反馈,上猎聘,换更好的工作!

2018-03-16 17:49 广告

您知道历史上有哪些名人故乡是滦南的,请回帖介绍一下。



曹 慧 英
宋道口镇沙沟子村人,女。1972年选人北京体院接受排球训练,1973 年选入“八一”排球队,1976年被选调国家排球队,任队长和主攻手,曾多次参加****比赛。其所在队于1977年第二届“世界杯”比赛中获第四名(本人获“敢斗奖”、“最佳拦网奖”和“最佳选手奖”);1979年第二届亚洲排球赛获冠军;1981年在第三届“世界杯”比赛中首次获冠军,1982年获第九届世界女排锦标赛冠军和第九届亚洲运动会女排比赛冠军;1980年获运动健将称号;1981、1983年分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运动荣誉奖章;1978年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

奉系军阀元老——杨宇霆
杨宇霆原籍宋道口镇代岭村,原名玉亭,字凌阁(又作邻葛)。祖父杨正荣于清同治年间携眷逃荒关外,在辽宁省**库县蛇山沟村落户。父杨永昌,母亲张氏,以开大车店为生。1885年农历七月二十日杨宇霆出生时,家境已好转。父亲靠劳动起家,认为读书无用,因此反对宇霆上学,后经人劝说,才勉强答应他上了私塾。
  入学后,********高先生发现他聪颖过人,刻苦好学,有过目成诵之才,怕误了他的前程,随将其介绍到铁岭县张秀才那里就读,杨宇霆16岁便考中秀才。废科举后,由堂兄资助赴日本士官学校留学。在日本学习期间,常和于珍(后任东北军将军)、邢士廉(后任东北军师长)、熙洽(后任东北军吉林驻军参谋长)一起谈论国事, 与孙中山、蒋介石、傅作义也有书信来往。回国后即步入军界,由排长、连长,很快晋升为军械厂厂长。他治军严谨,军纪严明,任少校教官时,深夜搞紧急集合训练,总能从队列中挑出不穿袜子的士兵当场处罚。有一次他外出归来,哨兵听出是他的声音,不问口令就放他入内,结果他处罚了哨兵。张作霖非常赏识他的才干,调他任二十七师参谋长。此后他协助张作霖逐步打开东北的政治、军事局面,个人也随之扬名,成为张作霖身边的红人,在东北有“智囊”、“小诸葛”之称。
  杨宇霆协助张作霖做了四件大事:一是建立东北海军,使军队自成体系,增强了部队实力。二是**定田赋**度,从军阀、地主手中挖出大量未开垦的荒地让农民耕种,发展生产,增强了东北的经济实力。三是修筑战备公路,当时东北的南满铁路权归日本,修了战备公路,交通运输不受日本挟**,一旦战争起来,可以用公路与日军周旋。四是督办奉天(沈阳)兵工厂,自**武器****装备军队,增强了防卫能力。由于这样做,东北的军事、政治、经济实力大增,使早已对我国东三省垂涎三尺的日本人不敢轻举妄动。在日本人向张作霖要求在东北实行“杂居”的问题上,杨宇霆认为这是袁世凯卖国二十一条第十六条的翻版,力主不予答应。日本人看出杨的所作所为,是他们侵占东北的主要障碍,因而产生了“邻国之贤,敌国之仇”的除患之念。
  张作霖与段系军阀合作时,为了援湘成立奉军总司令部,张作霖自任司令,徐树铮任副司令,杨宇霆任总参谋长。为了扩充实力,杨、徐在洛阳、信阳等地成立了四个旅的军队。张知道后,非常生气,罢了他俩的官。被贬后,杨宇霆在北京(安定门内净土寺胡同)赋闲,生活由京津巨商李景明供给。
  1920年直皖战后,张作霖认为治军治政非杨宇霆不行,于是请杨出山回奉天,任东三省巡阅使,上将军公署总参议兼奉天兵工厂督办。因前嫌,少帅张学良和第十军军长郭松龄处处与他为难,就连他亲自举荐的第八军军长姜登选、第九军军长韩麟春有时也反对他。奉天省财政厅长、代省长王永江等文治派对他也没有好感。杨宇霆觉察到自己在东北很难混下去,就向张作霖请求督军江苏。在他赴任前,江苏军阀孙传芳,会办陈调元派沈同午、陈镜为代表,到奉天探察杨宇霆的根底,为以后逐杨作准备。
  1925年8月,杨宇霆去江苏任职。他根本想不到一向被他瞧不起的孙传芳、陈调元背后捣鬼。郭松龄也趁机拆台,不待请示张作霖,就将驻浦口的第二步兵旅(三个步兵团,系奉军精锐)调回冀东,驻江苏的奉军只剩丁喜春一个师,驻南京;邢士廉一个师,驻上海。杨宇霆发现孙、陈掣肘便下令邢士廉师速向镇江靠拢,渡江到瓜州集中,丁喜春师向浦口集中北撤。10月16日晚他与陈调元开会中途,谎称身体不适,要到后边洗个澡再接着开会。到了后边,换上便装,让事先已在****待命的司机陈一恒开车。只身溜出南京,从下关渡江到浦口。
  等副官高凤岐等十几个亲随赶到浦口,轮渡已开动,这些人只好乘一只小舢板追到浦口,与杨宇霆一同乘火车北行。陈调元闻讯,急电沿途截击,但杨的专车已过。车到徐州,与事先已在车站等候的山东督军张宗昌一起,平安返回北京,匆匆结束了江苏一行。
  1925年10月,郭松龄倒戈反奉,其中就有整倒与他积怨较深的杨宇霆留学生派的因素。12月24日,郭兵败滦州遇害,了却了杨宇霆的一块心病。
  1928年5月17日晚,张作霖在皇姑屯车站遭日本人暗算身亡。杨宇霆的处境更为复杂。12月29日东北易帜,杨坚决反对,他认为不应该服从蒋介石,因此与张学良酿成新的矛盾。对张学良他俨然以保护人的身份自居,经常以周公辅成王的典故自诩,规劝张学良戒毒,批评他不问政事。虽出好心,但年轻气盛的张学良却不买他的账。日本人也趁机利用正友本党和混迹东北的中国流氓处处****杨宇霆,离间张杨关系。他们送给张学良一本《日本外传》,将张学良比作日皇丰臣绣吉,将杨比作篡位的日相德川。暗示张学良,杨宇霆是他身边的隐患,要及早除掉。张学痕中了奸计,但仍犹豫不决,三次掷银元问卜后才下了杀杨的决心。
1929年1月10日晚,杨宇霆下班回家,听说有帅府请他去打牌的电话,没有吃饭便驱车前往。谁料一进帅府,就同黑龙江省长常荫槐一起人车被扣,以吞扣军饷,贻误戎机,图谋不轨等莫须有的罪名,被张学良事先安排好的**务处长高纪毅、副官谭海等**杀在帅府会客厅东大厅(老虎厅)。事后,张学良对自毁长城之举悔恨莫及,命统带刘多荃给杨、常两家各送去慰问费一万元,并亲自给在**国留学的杨宇霆的长子春元去信,安慰他安心学习。
  杨宇霆是个烟酒不沾,没有嗜好的正统军人,一生自负好胜。年轻时,为练骑术,半夜偷着骑马被战马咬伤。领兵后,对违例士兵不论亲疏,严加处罚。辅佐张作霖时,则以皇帝与宰相自勉,视主不二。他有秘书,却经常亲自批阅文件到深夜。但他心胸狭窄,对自己不睦的人从不宽容。他非常迷信,家中常年养着术士,遇事扶乩问卜。老虎厅事件前,他还曾扶乩,得乩语:“杂乱无章,扬长而去。”术士认为乩语不祥,要他多加小心。事有凑巧,不几天他便死于非命。后来民间这样传称:“**烂吴(俊生)张(作霖),杨(宇霆)常(荫槐)而去。”
  杨宇霆戎马一生,死后张学良派兵护柩葬于辽宁省**库县蛇山沟村
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